同志故事:MB男孩小凯的故事:念安(图)

同志故事:MB男孩小凯的故事:念安(图)
同志故事:MB男孩小凯的故事:念安(图)

作者:音良

夏天,树木枝繁叶茂,百花盛开,大自然赐予人类美丽的绿色景象。可故事里的主人公小凯,心里还是寒冬般景象 没有一丝丝暖意 小凯的心里没有痛 没有快乐 也没有惊讶 平静得像一潭死水 任何事对于小凯来讲 都已不重要 小凯的心已经死了 亲人的无情 爱人的绝情 让他麻木 小凯不在相信任何感情 直到遇到了让他心动的男生 小安 虽然他明白不可能 但小安让他感受到多年前的心痛 虽然很痛 但这种痛让他明白 他还活着 他有爱了 虽然不能在一起 但心里想着小安 希望他过得好 过的幸福 小凯第一次为一个人 想过放弃一切 不管以后付出多大代价 就算付出生命 也值得 哪怕在奄奄一息那一刻 小凯的心里也是满满的 会带着微笑离去 因为这就是他想要的 虽然是单相思 但能感受到爱的含义对他来讲是幸福的 《爱》是一个很神圣的字 很多人可以随口说出 但谁能真正感受领会到 虽然是单恋 但小凯还是觉得很幸福 下面他们的故事开始了 音良把故事总结为《念安》

小凯是一个MB,,亲情爱情让他彻底失去活着的希望。从小因为他总爱打架,爸爸就不是很喜欢他,妈妈没有主见,家族里也很排斥他。无数厌恶的眼神看着他,每次爸爸打他,他都会自己跑出去 跑到他每次都去的大垂柳下面哭 无数次想为什么 可每次都是想不明白 为什么大伯家哥哥 和邻居家孩子都能得到爸爸的疼爱 难道自己是捡来的吗 除了这些他活的倒还快乐 因为还有个疼爱她的妈妈 童年的生活总是让每个人难忘 每天和小伙伴们玩耍 真正开心的笑 一切仿佛就在昨天 年龄渐渐的大了 爸爸让小凯辍学去工地打工 那时小凯才十六岁  身高不到170 体重接近50公斤 瘦瘦的 他从小就很听话 因为他总以为自己做的不好 爸爸才不喜欢他 总是打他 在工地工作了 半年多 工地上的叔叔大爷 都很喜欢小凯 因为小凯还算乖巧 总是帮大爷们跑腿 很听话 工地上的人总是问小凯 你这么小为什么来干这个啊 真是个可怜的孩子 你爸爸也舍得 我看着都心疼 小凯总是笑呵呵的说 俺爹说了男人就是要赚钱养家 赚钱讨老婆 工地上的大爷说 小破孩 赚什么钱 这活不是小孩干的 我们大人都吃不消 给你爸爸打电话赶紧回家 怎么这么小就不读书了 可惜了 你大爷我就是因为没读书才来干着活 这是人干的活吗 你可不能学我啊 小凯其实也很多次想放弃 工地的活太累了 炙热的太阳 狠狠的晒在他的小脸上 汗水淌在被太阳晒破的地方 都会很痛 但他还是在忍耐 因为他放弃回家 爸爸会不高兴 亲人们会说没出息 那样妈妈听了心里会很难过 为了妈妈小凯愿意做一切 从小小凯脾气就很倔 心想一定要坚持 给妈妈争脸

一天工棚的大爷叫小凯去接电话 小凯接了电话 是爸爸 爸爸说妈妈生病 挺严重的在医院 小凯吓坏了 急忙跑到了妈妈所在的医院 妈妈好像很没力气的躺在床上,脸色苍白,爸爸 大姑也在 他急忙跑上前去喊道 妈 你怎么了 你感觉怎么样啊 妈妈慈祥的笑着佛摸着他的脸说道 儿子没事 妈妈可能是中暑了  我儿子黑了 也瘦了 一会跟妈回家 妈不让你干这活了 你还这么小 这次不能听你爸爸的 过了一会大姑叫小凯出去 对小凯说道 侄子医生说你妈得的是尿毒症 小凯急忙问道什么是尿毒症  大姑说道 医生说是慢性癌症 最多还能活四年 这些话像晴天霹雳一样 小凯顿时楞住了 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 眼角留下了绝望的泪水 感觉一切都是梦 梦醒了就好了 但这个不是梦 是真的

小凯跟着大姑妈妈回到了家 刚开始妈妈每天输液 每天都要量血压 小凯在医院的那几天没事帮护士们打扫卫生 护士们很喜欢他 教他量血压 和扎针 现在小凯妈妈可以每天在家里量血压了 爸爸还是开着绿色的面包车 小凯每天给妈妈做饭 喂羊 猪 时不时跟大爷去地里干农活 从那以后他很少笑 开心的大笑几乎是没有了 他每天生活在恐惧里 恐惧妈妈离开的那一天 他希望一天的时间久点 那样妈妈就可以陪自己久一点 一天天过去了 爸爸开始不耐烦了 因为从小奶奶很宠她的原因 爸爸很没有责任心 没事回到家总发脾气 还在外面玩牌 有时候还一整晚不回来 挺别人说爸爸在外面有女人了 只听见妈妈一声声的叹气 爸爸一晚不回来 妈妈就一晚都不会睡 从那时小凯开始恨爸爸 他对妈妈太绝情 几次和爸爸争吵 妈妈看到小凯和爸爸争吵 每次都很伤心的哭 小凯不敢在和爸爸吵 怕妈妈伤心病情恶化 心里狠狠的恨着爸爸

三年过去了 一天小凯去乡里给妈妈买药 跟小凯一般大的男孩 骑着摩托急匆匆的来找小凯 急喊道 小凯你妈不行了 你快回去 回到家后 很多人 在家里面 只见大姑和爸爸他们在哇哇的哭 妈妈脸色苍白的躺在床上 小凯颤颤的上前去 推了推妈妈 妈妈像睡着了一样 大姑说道 大侄子快给你妈跪下 你妈走了 小凯不只怎么了 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他不相信这一切是真的 直到妈妈出殡的那天 他不得不承认了 终于哭了出来 他的哭声是那么的悲惨 那么的绝望 在场所有人看到这一场景 都默默的留下了眼泪

妈妈走了 唯一爱小凯的妈妈走了 小凯觉得天都变了颜色 不再像以前那么蓝了 不过一个月 爸爸就和一个女人相亲了 而且把那个女人带回了家 想起妈妈生病时爸爸做的那些事 二十年的感情 最后妈妈落到这样的下场 小凯一直恨着爸爸 这次更恨了 他不再相信任何感情 也不再相信任何人 他觉得所有人都是坏人 不和任何人讲感情 任何人都该死 他决定和爸爸断绝关系

小凯离开了家 到市里一家洗浴宾馆做了服务生 这时小凯已经20岁了 身高已经长到178了 体重65公斤 因为在工地干过活 身体还算结实 剪着两边推了的简单发行 虽然长相一般般 但带着淳朴的气息 小凯一直很能干 没多久他当上了领班 日子过得还算不错 其实他心里一直藏着一个秘密 其实他一直都喜欢男生 他是个同性恋  因为之前怕妈妈伤心一直没敢接触 正在这时来了一名新员工 叫窦哲 窦哲18岁 身高175 体重大约在65公斤左右 剪着短发 黑黑的大眼睛 小脸胖乎乎的显得很可爱 窦哲应聘的时候 小凯正好去经理办公室交日程交班表 窦哲看到小凯进来 朝着小凯点头笑了一下 小凯对窦哲的举动愣了一下 顿时感觉心里乱乱的 搞不清那是什么感觉 后来听说窦哲是来应聘的 小凯直接向经理要人 要求让窦哲去他的三楼上班 经理同意了 晚上小凯躺在床上一直想着白天应聘的小男孩 想着他的哪一笑 那天晚上还梦到了他 第二天早上发现自己还遗精了 小凯心想一切都太莫名其妙了

第二天窦哲来报道 小子还算活泼 没一会跟几个同事混的很熟是的  就是他给的感觉怪怪的 有点妖里妖气的 小凯暗暗的注释着他  慢慢的他发现窦哲言行举止都很像女人 小凯心想难道窦哲是个同性恋 又想 怎么可能 那来那么多同性恋 自己不正常还去想别人 也就没放在心上 慢慢他和窦哲也熟了 而且还住在一个寝室 其实窦哲那时就是个同性恋 而且已经出道两年了 跟过几个男人上过床了 他早就开始注意小凯了 一天单位聚会 小凯和窦哲喝的很多 其他几个室友也喝多了 都去找他们的女朋友 寝室里只有窦哲和小凯是单身 只有默默的回寝室睡觉 那晚窦哲醉酒嚷嚷着非要和小凯一起睡 他一下趴在了小凯的身上 小凯心跳加速 感觉呼吸很急促 他连忙推开窦哲说道 你干嘛 窦哲你喝多了 窦哲没有放弃 猛的把嘴亲到小凯的嘴上 此时小凯再也耐不住了 他没有推开窦哲 笨拙的张开嘴 窦哲见机把舌头伸到小凯的嘴里 两条舌头相互缠绕在一起 激情的热吻 小凯猛的把窦哲压在身下 速度的脱去了窦哲衣服  像个乞丐几天没吃东西一样 狼狈的舔舐窦哲的身体 窦哲在小凯身下没有翻身的余地 小凯来的太猛了 窦哲被小凯的激情冲昏了头脑 躺在床上尽情的享受着小凯舌头带给他刺激 一阵翻云蹈海过后 小凯Y茎已经肿胀的受不了了 他慢慢试探着像窦哲后面进攻 窦哲明白小凯的意思 努力把P股向上翘 示意小凯 小凯笨拙的对准窦哲的后庭 慢慢的挺入 接着窦哲的一阵呻吟声 那晚是小凯的第一次 不知做了多少次 他们的身体几乎一直没有离开过 直到精疲力尽 两人抱在一起睡着了

第二天 当小凯发现怀里抱着窦哲 一时间不知所措 窦哲醒了 窦哲没有惊奇的表情 只是轻轻的吻了下侧脸 轻声说道 小凯我爱你 你爱我吗 小凯一时间不知说什么 只是笑着低下头 过了一会小凯说道 窦哲你真的爱我吗 窦哲回到道 恩 小凯猛的抱上去 紧紧的抱着窦哲亲吻 两个人的关系确定了 每天一起上班一起下班 他们还租了个房子 有了战时属于自己的小家 虽然生活不是很富裕 两个人每天下班 一起做饭 一起打扫卫生 刷碗 这段日子是小凯人生中最快乐幸福的日子 慢慢的小凯也明白了许多圈里的事 Gay BF 1069 等 还发现他所在的城市不止他和窦哲俩人是Gay 而且有很多 窦哲带着小凯见过他很多的圈里朋友 很多人都对小凯感兴趣 毕竟新人吗 慢慢的小凯也有了自己在圈里的知心好友 慢慢的窦哲和刚开始时不一样了 他常常整晚不回家 时不时陪一些年龄大的出去吃饭 小凯感觉心里很不舒服 窦哲每次都说只是普通朋友  窦哲说什么小凯都会相信 他爱窦哲 他把窦哲当成他唯一的亲人 也是他唯一相信的人 更是他活着的希望 他从没想过他们俩会有什么结果 一直沉醉在恋爱的幸福中

好景不长 转眼两年时间过去了  窦哲辞职了 没有下任何理由 一连好多天没回家 一天窦哲喝醉酒回来 进门就大声嚷嚷 小凯把它扶到床上 窦哲连一句话都没说就睡着了  忽然窦哲的手机响了 响了三四次 是一个叫李哥的人打来的 小凯叫了叫窦哲 窦哲丝毫没有反应 便拿起手机看了下 过了一会这个叫李哥的发来了一条信息 上面写着 小哲 我真的很喜欢你 你想要的我都可以满足你 之前你和我说你有BF 他什么也给不了你 相信我我会给你幸福的 明晚九点我在长春站等你 我们一起去福州 我会在那边给你开家服装店 等你宝贝   看到这小凯心像被刀割般的痛 他一整晚没睡 只是直直看着窦哲睡着的样子 他知道这很可能是最后这样看着窦哲

第二天窦哲醒了 洗漱过后 吃早饭时候 拿起手机看了下 随后问道 小凯 你昨晚看我手机没 小凯 回道 没有啊 怎么了 手机坏了吗 窦哲见小凯没什么反应 笑嘻嘻的说道 没 没事 我就是问下 接着说道 小凯今晚我给你做你最爱吃的红烧鸡块 小凯回道 好 其实他明白 这是他和窦哲的分手宴 心里闷得透不过气 脸上强硬的做着微笑 做好饭后已经是下午六点多 两个人买了瓶常和的二锅头 喝酒时两人没有做声 两瓶过后 小凯开口说话了 说道 老婆什么是爱 窦哲疑惑的看着小凯 不知道该说什么 小凯接着说道 老婆你在我心里比什么都重要 你是我生命的全部 真想用我的一生来爱你 窦哲吞吐的说道 我也是 小凯上去抱着窦哲说道 我真的爱你 好爱 好爱 好好照顾自己 我尊重你的选择 走吧要不赶车来不及了 窦哲明白了 小凯什么都知道了 那条短信他看到了 窦哲急忙说道 老公你别误会 我和他在一起就是为了他的钱 等我得到我们想要的  我马上就回来 我也是为了我们的以后 我是爱你的 请你相信我 窦哲话音刚落 小凯再也压制不住自己情绪 说道 你TMD闭嘴 那些是你想要的 不是我想要的 我不会再相信你 你他妈就是个婊子 我祝你做婊子成功 滚 马上消失 随后从房间里拿出给窦哲收拾好的东西 递给了窦哲 窦哲走后 小凯的心像被掏空了一样 自己坐在墙角 喝着剩下的二锅头 直到喝得不省人事

第二天小凯辞职了 回到曾经是他幸福的家 现在却是他最伤心的地方 每天喝酒  开始几天还好点 时间久了 他忘不了窦哲 酒无法治疗他心里的痛 他堕落了 他开始找一些朋友开始溜冰 每次溜完都出去找女人Z爱 有时也找男人做 刚开始这种方式很有效 起码不再想起伤心事 半年过去了 他卡里的积蓄也不多了 但他脑子里还是想着窦哲 一直忘不掉 圈里的朋友几次劝阻 小凯还是走不出心里的那道门 最后一个叫海洋的朋友 去找小凯 对小凯说道 跟我出去做吧 小凯问道 做什么 海洋回道 MB 小凯冷笑说道 靠 老子才不做 老子不喜欢的 老子可不让上 海洋冷笑说道 哼 做MB怎么了 起码不会受伤 只会玩弄别人的感情 也许对于你是一种解脱 再说你现在没有钱了 记住感情是不可靠的 只有钱是最可靠的 没有感情就要有钱明白吗  听了海洋的话小凯觉得很有道理 小凯决定和海洋出去做 并且发誓这辈子不再谈感情

海洋带着小凯到了长春的会所 生意还不错 小凯看着会所里技师个个都很会骗客人 有点像古代窑子里的妓女 虽然小凯不是很老套 但脸长得过得去 在长春会所还是小赚了一笔 慢慢的海洋带着他跑了很多厂子 慢慢的他也学着海洋和其他技师 享受着骗人的胜利感和收获 在他心里没有情字的存在 他不相信任何人 而且他变得狠毒 他不在忍让 只要有技师攻击他 他要吗武力解决 要吗暗整他 几年来他在会所里接的客人多了 他的性已经麻木了 心也随着死了 没有任何情感 过着等死的日子 他已经不再憧憬什么 他没有任何留恋 也没有自己必须活着的责任和理由  就这样他成了人人嘴里说的婊子 无情

直到一天 小凯在泰安出来上网 在山同聊天室 聊到一个男孩 他叫小安 18岁 在济南会所 也是做MB的 聊了几次 小凯当时只是喜欢小安的可爱样子 在泰安做了一段时间 小凯准备去济南 有两个朋友在济南的一家会所 想起了小安在济南 在网上和小安联系了 当时没多想 就想和以前一样找个网友见一见 419就算了 到了济南小凯找了个宾馆 联系了小安 并把房间号告诉了小安  不一会房间门敲响了 小凯开了门 是小安 他比视频上要可爱的多 非常阳光 浓浓的眉毛  眼睛嘿嘿的 很大很圆 可爱的小嘴 上嘴唇上翘 显得很性感 身高大约在174左右 体重60公斤左右 不算高的身高 加上可爱的脸 真是超阳光  最可爱的是他那纯洁无暇的笑声  没有一丝邪恶感 笑的的是那么的可爱让人听着是那么舒服 说话的语气也很像孩子气 给热一种想保护和占有的感觉 激情过后 小凯没想那么多 准备带小安出去吃饭 并联系了在济南的两个朋友 两个朋友看到小安愣住了 原来他们在一个会所 吃饭的时候时不时逗小安一下 小安每次都很不好意思 咻咻的用手挡着脸傻笑 真是可爱到了极点 这时小凯感觉自己奇怪 他很少这样关注一个人 心想难道自己喜欢小安 难道是心动了吗 回过神来又想 不可能 只是419 不可能的 这辈子不会在真正喜欢谁  有过一次已经够了 这辈子不想再要了 那种感觉太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