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同志经历:被老男人骗去初夜的Gay学生(图)

河南同志经历:被老男人骗去初夜的Gay学生(图)
河南同志经历:被老男人骗去初夜的Gay学生(图)

2009年的初夏,又是一个大学毕业生求职的高峰,尽管天气炎热但一般般阳光的清风却令我心旷神怡。一个个推门道若而入的大学生,一个个水灵灵的如绚丽的花朵光彩夺目!

今天,我就被,喜悦充满了心灵。和我同一部门,同一宿舍的,我部门分来了一个文静而又帅气的,福建来的大学生。他叫阿建。我们将一同工作,一同生活,一同在一叠叠报表前争论不休。因为我们都是做沉闷的财务工作,要计论的东西实在太多了。因为如蚁的数字实在太单调了,所以要学会找些话题证明我们并不是一堆机器人。

阿建和我住在公司宿舍的同一层楼下班后,我们一起上菜市场,与小贩争执那一角两角的菜价有时为了节约能源,饭菜也放在同一个锅里煮,一个单身的老男人,一个不会做饭的男孩子,我们就这样的过着只隔一墙的同居生活,虽然,我们之间没有性的接触,但却象情侣一样地依恋着。

某一个周末,,他说他要参加同学聚会第2天中午才回来,我在洗着菜。他说:“我来吧。”然后,他的手机响了,?他说可能是他妈妈打来的,我把电话递到他耳边,他喂了一声后,那么近的距离,我清晰的听到一个老男人的声音传来:“是阿建吧?”

“你是……”“我是何伯啊,昨天在旅店和你Z爱的那个何伯呀……我记下了你的手机号码。我想给你一个惊喜。”

我拿着一根菜叶的手,震抖着,水淋淋的停在半空。“喂!怎么不说话?喂……喂!”一阵另人窒息的沉没后,对方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挂了电话。我一甩手将手机仍进洗菜盆里,水溅了他一脸。他低着头,脸上毫无表情。

后来他说了实话,他昨晚一整夜,也都是和那个自称何伯的老男人在一起,他把处子之身卖给了那个老男人。为他做了0,这是阿建在恋老网上认识的一个有钱的老男人。

我胸口一阵疼痛,几乎要吐血出来尽管我努力要平息自己,可我点烟的手却在不住的颤抖。我视如亲子,如珍宝般呵护的他,正打算和他过着精神上的“父子生活”,就这样,他投向了一个有钱老男人的怀抱。

“你说你现在怎么打算?“”我不能当没事一样地面对你了,但我确实需要他的经济帮助,我搬出去住吧-“阿建的泪水泊泊地涌了出来,顺着他那帅气的脸流了下来。“我不能在经济上帮助你,但我想把我几十年从事财会工作的心得交给你。”我尽力地开解着“我已经这样了,我没有办法再平静地和你一起工作和生活了,我只能另找工作。------”他抽泣着。“我只想知道为什么究竟为什么你要出卖你的身子?”

“这还用问吗?我想早日还清我读书时家里的欠债。我觉得自己好辛苦,他的金劳手表,他的那辆银色的本田车,也许我工作20年也买不起,他只要了我的身子,但这车,这金表以后就是我的了”他亳不后悔。

我无话可说,他开始收拾行李,阿建走了,星期一得到了阿建辞工的消息。我突然觉得,我一直在做梦,一个和帅哥之间产生了父子恋情的梦,而现在梦醒了,但我发现:现实,却是如此地残酷,每天回到空洞的宿舍,我无法忘记和阿建一起的日子,可是现在他又在哪里?

他现在一定拥有了他自己想要的生活坐在那个老男人银白色的本田轿车里,穿着名牌的服装,手上金光闪闪的是“金劳手表”尽情享受有钱人轻松而浪漫的生活,还有一个如银行提款机一样的老爸。

几个月后,一个同事告诉我:“阿建回了老家了。”我大吃一惊??他用很夸张的表情告诉我:“你不知道么?他在网上被一个老男人骗了。”我说:“怎么可能那男人不是很有钱么?还开着本田车,带着金劳表吗?”“什么啊,那是耍他的把戏,那部车是从自驾公司租的,那只金表是街边只要二三十元就能买到的假金表。那个死老鬼还死缠住阿建,要阿建把工资都交给他去还赌债,不然,就把阿建和他Z爱的裸照贴满大街小巷。为躲开他,阿建只好又辞了工,躲避回了老家。”

我楞在那足有十分钟,也没缓过神来。我根本不相信这种电视里才有的镜头竟然会发生在我们的身边而且是在阿建的身上。回家的路上,我四处打听那个自驾公司的地址。

终于找到了那个自驾公司,我按捺不住内心的翻腾走了进去,服务小姐很热情的介绍他们的服务,我的目光停留在其中的一行黑字上:自驾车出租:本田轿车:500/天走出自驾公司那一刻,我的眼眶里却沁满了泪水,涌上心头的是无尽的酸楚。

那个老男人只花了500元一个晚上,就占有了一个大学毕业生的贞操,胜过了我几个月来对他付出的情感?

原来,一场所谓的同性父子恋的爱情,有时也不过廉价得只值500元而已!(Kev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