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同志故事:MB男孩,如果没有遇见他?!(图)

河南同志故事:MB男孩,如果没有遇见他?!(图)
河南同志故事:MB男孩,如果没有遇见他?!(图)

16岁时,他已长成了一个美少年。个子高高的,人瘦瘦的。面庞白净,笑的时候会露出一对懵懂而锋利的小虎牙。喜欢自言自语,飘忽不定。孤独,自我,具备一种天生的诗人气质。

他是很多小女生的爱慕对象。

他的学习成绩不错,人聪明,不太用功,排名也从未下过年级前十。他和奶奶生活在一起。父母很早就离婚了,一个另娶,一个另嫁。每个月会分别来看他,例行公事似地对他嘘寒问暖,给他零用钱。

他的零用钱很多,但从不乱花。他给奶奶买好吃的好穿的好用的,还有昂贵的保健品。余下的钱,他都用来买书。

他有几个偏爱的作家——博尔赫斯,村上春树,还有海子。有时,他也会设想自己的未来,写作,背包走天下。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奶奶常说,南方孝顺又懂事,将来一定会有出息。

然而一切是在哪里改变的呢?那个哪里,它来得如此措手不及,宛如一股强而有力的飓风,把他的未来吹得一塌糊涂,一路黑暗,不可预测。

那个哪里,是林白出现的地方。

林白是个很帅的老师,非常帅。那时,他已非常迷恋吸血鬼的传说,收集了很多相关影片。他感觉林白就像一个吸血鬼,一张苍白如纸的脸,坚硬而脆弱,纹路深刻,英俊异常。

那么英俊,会让你想洗干净脖子伸过去让他咬,让他洁白的尖齿刺进你柔软的皮肤,让他的欲望吸干你的鲜血。

那么英俊。

2.

林白是从南京调转过来的,三十七岁的单身男人,教语文,没过多久,他就成为林白最宠爱的学生。原因是他的作文写得好,几乎篇篇被当做范文。他喜欢林白在课堂上念他的作文,声音低沉而饱满磁性。很暖,暖进心窝里。

因为宠爱,放了学,林白常常会叫他去宿舍。借给他一些珍爱的藏书,也会让他留下吃晚饭。

慢慢就熟了。林白常吸一种骆驼牌的香烟,气味浓烈。吃饭时习惯喝点白酒,每晚一小壶,用开水烫过。

只有在喝了酒之后,这个平素冷静少言的男人才会口若悬河。兴致高时,还把他揽在怀里,给他朗诵一些诗句。

他的爱宠,他受之如饴,并逐渐依赖。他迷上了林白湿漉漉的眼窝,觉得他怀里有一股大地的宽广味道。

像一个父亲的爱。

于是就有了那个夜晚,林白比平时多喝了一些酒。他说他今天参加了一个男人的婚礼,他爱的男人的婚礼。

林白边哭边朗诵里尔克的《橄榄园》——再也找不到你,你不在我心头,不在。也不在这岩石里面。我再也找不到你。

他去安慰,结果却被林白压倒在那张铺着小方格床单的单人床上。林白让他放松地打开身体,想象自己变成一只轻盈的小鸟,慢慢地飞起来。

他痛得浑身发抖,脸憋得通红,几乎要哭出声来。

林白轻轻地抚弄他的头发,含着他的耳垂安慰,南方,我的天使,我的好孩子。在频率越来越快的冲击下,岩石一般的疼痛在一霎那,不,比霎那还要短的时间,轻而易举被凿穿。一丝清冽的泉水涌上来。他感觉到了甜。

他真的飞了起来。

是在一本书中看到的这样一段话,天使本无性别,当爱上女人,便成为男人。当爱上男人,便成为女人。当两个天使相爱,他们的爱将无界,也更纯粹。爱,就是爱。

可他和林白的关系只维持了短短两年。

林白死在了课堂上,那么年轻,却死于脑溢血。他还记得,当时林白正在黑板上书写,忽然一仰头,人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没有人能够臆测到结局。

那个湿淋淋的阴雨天,很多同学都吓哭了。他也哭了,因为惊吓,亦因为伤心。

他的世界从此坍塌,了无生趣。

他吞服了一瓶安眠药,被送去洗胃,又救了回来。在家休养了几个星期。

接着参加高考,在所有人的意料之外中落榜。奶奶劝说他复读,他拒绝。

没有人知道,他跌进了生活的枯缝里,那里什么都没有,除了关于林白的记忆。

有些人,他的爱之田只能耕种一次,一次之后,宁愿荒芜。

他去了南京,那是林白的家乡。在火车上他买了一盒骆驼烟,边抽着,边想着那晚林白朗诵的诗句。

再也找不到你,你不在我心头,不在。也不在这岩石里面。我再也找不到你。

指间的烟燃了又灭,轻轻一动,烟灰便很认真地掉落在地上,碎了。留下一地冰冷的幻象。

很像爱情,一场置于死地的爱情。

他想哭,于是眼泪就真的掉了下来。

4.

和辉哥的遇见纯属偶然。那时他已经做过很多工作,在酒店干过传菜工,发过传单,当过保安。遇见辉哥时,他正在一家KTV做服务生。

那晚他的包房来了十多个人,辉哥是后到的。推门进来时,他正在给客人倒酒,侧过脸看了一眼,整个人就呆住了。

像,真像。一样眉,一样的眼,一样的英俊。关于林白的记忆如他身上潋滟的血,措手不及的涌出来,缠绵如春水。

他的吸血鬼回来了,他的爱情回来了。

手中的酒瓶“咣当”一声掉落在地上,酒溅得到处都是。一个男人从坐位上跳起来骂,你个小畜生,妈的没长眼睛吗?

他低着头不敢吭声,辉哥走过来拍拍男人的肩膀说,跟小孩子动什么气?

后来,辉哥把他叫出去。问他多大?他说十八。又问一个月能开多少钱?他说七百。辉哥说,少点,,不如到我那吧,每月保底3000元。他想都没想便点头,好,我去。

那是一家中医按摩会所,规模很大。当晚,辉哥安排他住进宿舍,狭小的空间里面住着九个男孩子。和他一样,年纪都不大。

一周后,他才知道,那里其实是一家提供你们都知道是啥的地方。

5.
 
他的照片被贴在了大厅的墙壁上,以供客人选择。照片里,他穿着一条又紧又瘦的低腰仔裤,光着上半身,头微微仰起,嘴角笑意绵绵。
 
照片下面写着,新到美少年技师,小南。
 
这一周,除了学习一些简单的anmo技巧,他还和辉哥发生过关系。后来他知道,这叫做“shihuo”,是每个新人都必经的一道程序。
 
因为来这里工作的少年,并非都是同性恋。可以说,90%都不是。
 
6.
 
他在床上躺了三天。
 
三天后,辉哥带他去疾控中心体检,结果他被查出感染了艾滋病。
 
辉哥说,你走吧。
 
他点头又摇头,忽然扑通一声跪在地上,一双手胡乱地抓住辉哥的腿。他说,留下我,别赶我走,我爱你,我爱你啊。
 
辉哥冷笑,用力踢开他,你小子,傻了吧。我可警告你,滚出去后千万别乱说话,否则有你好看。
 
那晚,辉哥从人才市场又带回来一个少年。试活时,他听见了少年的惨叫和哭泣。那一声声撕裂,像一道道子弹的电光那样射穿了黑暗的房间。
 
第二天一早,他走进警局,报了案。
 
7.
 
有时候,只是有时候,他其实也会这样想。如果没有认识林白,那么现在的他,是否早已实现了最初的梦想,写作,背包走天下。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即使没有,他也可以像一个普通少年那样,考上大学,毕业,找工作,买房。然后遇见一个女孩,结婚,生子。
 
那该有多好。
 
为何每当命运伸出手来,我们都无能为力。
 
辉哥不像林白那么似水柔情,非常用力,近乎冷漠。当男人进入他的身体时,他却依然感觉到了甜。
 
那甜,在和林白的第一晚,就已停留在了他的身体里。它被冷冻,完好无损地停留在某处。哪怕只有一点热,也能迅速融化。
 
总会有些人,有些爱,是生命的阻滞,一生也无法翻越。
 
飞起来的那霎那,他喊出了林白的名字。
 
辉哥笑,不错啊,小子,原来是个行家。
 
他的生活就此换了章页,每天为不同的男客提供不同的你们都知道的东西,所得钱和会所三七分帐。挣来的钱,他同样从不乱花,大部分都汇给远在家乡的奶奶。
 
他人美,活好,很快红了起来。最多时,每天有百名男客预约。客人很杂,各种阶层,各种年龄。
 
那些人,他不爱,也不讨厌。
 
常常他也会想,原来这个世界上,有这么多天使。
 
可那些人真的都是天使吗?
 
那晚,来了一个名叫爱德华的英国男人,用不太流利的汉语,点名要带他出台。
 
他去了,被带到宾馆。洗了澡出来后,房间里已不知何时多出两个男人。
 
他们给他系上胸罩,穿上丁字裤。把他的脸抹得很白,唇涂成厚厚的红。让他带上假发,穿上小碎花的少女裙,表演艳舞。
 
他说不会跳,想跑。
 
他们就将他的双手绑起来,扯下那条小小的丁字裤,粗暴地塞进他的嘴中。
 
一个接一个地做,带着漫骂和讥笑。疼,难以启齿的疼,像一把剑,将他的身体从某处生生地劈开成两半。
 
被放出来时,已是第二天午后。走在阳光上,他感觉自己像墙上的影子,似乎变得一点重量都没有了。